移动版

仁东控股被银行起诉 公司回应:对连带担保不知情 已报警

发布时间:2020-07-08 19:12    来源媒体:东方财富网

原标题:仁东控股(002647)被银行起诉 公司回应:对连带担保不知情,已报警

7月7日,仁东控股(002647,SZ)发布公告称,近日在相关媒体获悉公司可能涉及相关诉讼信息。

根据仁东控股自查后公布的诉讼信息,2018年12月,山西潞城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山西潞城农商行)以15亿元认购了大业信托有限责任公司(以下简称大业信托)设立的大业信托·盛鑫17号单一资金信托合同,该项资管计划实际投向为晋中市榆糧粮油贸易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晋中榆糧粮油公司)。

根据诉讼书,仁东控股对此项资管计划承担连带责任,但令人惊讶的是,仁东控股否认了连带责任,并称“在获悉此次诉讼事项之前,公司不知晓上述金融借款合同及担保事项”,“上述诉讼涉及的本公司连带保证责任不合法不合规,且公司对上述诉讼事项涉及的连带担保责任并不知情,公司对上述诉讼请求中要求公司承担的连带保证责任不予承认。”目前,仁东控股已向公安机关报案。

此外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发现,此次和仁东控股一同被起诉的还有仁东控股第二大股东:天津和柚技术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和柚技术)。按照诉讼事项的内容,和柚技术与仁东控股同为此项资管计划承担连带责任。此前,和柚技术曾为仁东控股多次提供担保。

仁东控股否认承担连带责任

根据山西潞城农商行出具的《担保函》,仁东控股为上述资管计划的投资本金15亿元、年化8.5%的投资收益等提供了连带责任保证。但目前“大业信托·盛鑫17号”到期,晋中榆糧粮油公司未能偿还贷款本息,购买该项计划的山西潞城农商行一纸诉状将仁东控股告至法庭。

蹊跷的是,仁东控股却称:“在获悉此次诉讼事项之前,公司不知晓上述金融借款合同及担保事项,诉讼资料中提及的债务人晋中市榆糧粮油贸易有限公司,经我公司多方排查,并非我公司直接或间接控制的公司,与我公司没有任何股权或其他控制关系及交易往来。”

仁东控股还表示:“公司没有上述诉讼所提及的相关金融借款合同及担保等有关协议,没有接触、签署过上述文件,也没有相关用印流程。上述连带责任担保事项未经过公司内部法定流程审议通过,独立董事未发表同意的独立意见,公司也从未进行公告,不符合相关章程规定,上述诉讼涉及的本公司连带保证责任不合法不合规,且公司对上述诉讼事项涉及的连带担保责任并不知情,公司对上述诉讼请求中要求公司承担的连带保证责任不予承认。”

仁东控股表示,已经向公安机关报案,将尽快查清事情原委。

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就此事多次拨打仁东控股电话,但电话始终无人接听。

对于此次诉讼可能给公司带来的影响,仁东控股表示:“截至目前,上述诉讼案件尚未开庭审理,对公司本期利润或期后利润的影响具有不确定性,最终实际影响需以法院判决为准。”

此后,记者拨打了大业信托的电话,大业信托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:“这是一个通道类项目,委托人正在处置风险。”

和柚技术也被起诉曾为仁东控股多次担保

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注意到,此次和仁东控股一同被起诉的还有和柚技术。按照诉讼事项的内容,和柚技术与仁东控股同为此项资管计划承担连带责任。

启信宝资料显示,和柚技术为仁东控股第二大股东,持有仁东控股10.99%的股份。根据仁东控股2019年年报,截至报告期末,和柚技术对仁东控股的持股数量为6929.21万股,其中6788.2万股处于质押状态。

资料显示,和柚技术成立于2015年5月,法定代表人为田铮,注册资本为50亿元,主要经营业务或管理活动为:技术推广服务业;自营和代理货物及技术的进出口;计算机科技及软件、电子产品的销售等。

值得一提的是,2017年3月,和柚技术、郝江波及配偶田文军、张永东及其配偶黎碧还曾为“仁东控股向中信银行深圳西乡支行4.15亿元借款”进行担保。此外,根据仁东控股2019年年报,和柚技术总共为仁东控股进行了6次担保,如2017年6月,和柚技术、郝江波及其配偶田文军共同为仁东控股进行担保,担保金额为2505万元;2017年11月,和柚技术、霍东共同为仁东控股担保,担保金额为1.8亿元。

资料显示,仁东控股从事的主要业务为第三方支付相关业务、融资租赁业务、商业保理业务、供应链管理业务、互联网小贷业务。其中,第三方支付业务在营收中占比最高。

根据仁东控股2020年一季报,今年1月~3月,仁东控股实现营收5.65亿元,同比增79.03%,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-1378.09万元,同比盈转亏。2019年公司营收为18.31亿元,同比增长23.21%,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989.97万元,同比降43.57%。对于2019年全年业绩同比下滑,仁东控股在年报中表示,利润总额同比有所下降,主要是研发费用、管理费用增加所致。

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